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哪里有危难,哪里就有志愿者
2020年06月22日 14:34   来源:解放日报  

  时隔数月再次见到62岁的张志勇,不由感慨,他简直像换了个人:原本乌黑茂密的头发已变半白,微胖的面颊也消瘦不少,相比去年仿佛老了好几岁。“这几个月当志愿者,确实还蛮辛苦的。”张志勇笑笑,揉了揉自己最近因为搬运捐助物资而扭伤的肩膀。

  作为2018年度的“全国最美志愿者”,上海张志勇公益服务社负责人张志勇在上海志愿者群体中赫赫有名。长期在云南开展帮困助学的他,春节回到上海后,又马不停蹄参与到疫情防控之中,成为全市招募上岗的42万余名疫情防控志愿者之一。

  “哪里最艰苦最危险,就派我去”

  许多人将一线工作者们连续参与疫情防控与常态化防控后的复工复产比作是“打满全场”,而对张志勇来说,投身疫情防控的志愿服务,更像是在长年从事帮困助学善举的“中场休息”时参加一场“附加赛”。

  因为一次旅游时偶然被当地的贫困场面所震撼,张志勇开始在云南开展帮困助学。17年来,张志勇每年至少有8个月待在云南,有几年甚至差不多有11个月都在那儿,走访边远山区、贫困学校和困难学生家庭,他和他的志愿者团队已在滇西南帮助了800多名贫困生,那里的孩子们都亲切地叫他“上海阿爸”。

  疫情骤起,公益项目被迫中断。看着确诊病例数字与日俱增,张志勇致电上海市慈善基金会:“武汉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太辛苦了,我想为他们捐款。”很快,身在云南的他就操作手机完成了第一笔1万元的捐款。同时,他赶回了上海,“上海防控压力肯定更大,要赶紧回去,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居家隔离期间,张志勇坐立不安,他通过微信联系了所在的田林街道,要求上交一个月的退休工资4700多元作为特殊党费。隔离期满,张志勇第一时间去了社区和区退役军人事务局报到,要求尽快参与到抗击疫情的工作当中。那时许多人还处在对疫情的恐慌之中,不敢走出家门,上了年纪的他却说:“我是退役军人,也是党员,这个时候我不上谁上?哪里最艰苦最危险,就请派我去哪里。”

  “只要人民需要,随时准备出征”

  2月10日,张志勇终于穿上了防护服,加入了退役军人组成的志愿者队伍,瞒着爱人在铁路上海南站上岗。每隔一天,他就要在南站西北出口进行来沪人员信息登记的核查工作,为南来北往的旅客逐一测体温,引导他们通过手机填报个人信息并生成“随申码”。从早8时到下午2时,不吃不喝不休息。为了上岗期间不去卫生间,他甚至改掉了一直以来早餐吃泡饭的习惯,改吃干粮。

  这还没完,不在南站的时间里,张志勇还要先后在田林街道的三个社区做志愿者,参与小区疫情防控,为进入小区人员测体温、收发出入证,几乎每晚都是10时以后才回家休息,第二天一早又出门了。

  “不就是站岗嘛,我最擅长站岗了。”可走上岗位,早年曾在海军服役的张志勇才发现,这班岗和年轻时站的岗大不一样。累一些不算什么,主要是时常被人误解,让这个淳朴耿直的汉子感到“有苦说不出”的无奈。

  比如在南站,不止一次有旅客对试图提供帮助的张志勇喊“别过来,别碰我”;在小区门口,也有居民因为一时找不到快递冲着值守小区大门的他发脾气;还有人通行心切拒绝测温,对志愿者破口大骂……“遇到态度恶劣、无理取闹的人,我就提醒自己,你是来保卫社区的,千万不能跟人吵架。”张志勇这样安慰自己。

  有一天晚上,张志勇回家一进门,就发现爱人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原来,她通过张志勇其他战友的朋友圈,发现张志勇除了在社区站岗,还在铁路上海南站做志愿服务。“在社区做做么可以了呀,去最危险的地方做啥?”爱人又心疼又担心。张志勇却“嘴硬”道:“我还想去武汉前线呢,可惜我不会治病,南站比武汉一线安全多了。”

  随着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在铁路上海南站和社区的志愿服务工作告一段落,张志勇却说,只要国家和人民需要,自己仍然随时准备“出征”。

  最近,张志勇又开始忙碌起来,为返回云南做准备,“好久没回去看看了”。每天,他都要与其他好心人驾车往返于各个单位、学校,搬运捐助物资,下个月就要运往云南,送给那里的学校和孩子们。(解放日报记者 吴頔)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